?

 

 

在《百年巨匠建筑篇-梁思成》开机仪式上的讲话

 

连辑

 

尊敬的各位嘉宾、新闻界的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ba娱乐,对《百年巨匠梁思成》的开机表示祝贺。《百年巨匠》工程转眼已经走过了八个年头,ba娱乐作为主要的学术支持单位,与《百年巨匠》剧组相向而行,共同完成了前面个大的篇章的制作与播出。在此过程中,我们的专家学者也随着对这43位大师精神内涵的挖掘,而受到教育和薰染。前面阶段性任务完成后,我们对《百年巨匠》的走向做了战略性延展,在更宽的人文视野中寻觅大师的足迹。拍摄建筑篇,就是这种新的尝试。

梁思成先生是建筑篇重要的开篇人物。我们拍摄梁思成先生,一方面是为了缅怀他、纪念他;更重要的是要透过先生的故事,深入挖掘蕴藏于中国建筑文化的历史厚度和深刻内涵;透过中国的建筑文化,去感悟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先生的故事是一扇窗,推开它,进入我们眼帘的,是历史,是文化。

我们拍摄梁思成先生的故事,至少可以从四个方面去解读和把握。

第一,要弘扬梁思成先生坚贞的家国情怀。先生出生于日本,十几岁回到中国读书,在中国历史最晦暗的时期,他接受了其父梁启超先生的爱国启蒙教育。从少年时期在学校学习,到教书育人、科学研究,再到救亡图存、以命相许,再到全身心投入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梁思成始终树立爱国志向,始终秉持民族大义,始终充满家国情怀。这在局势动荡、变数不定的年代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因为在当时复杂的社会变局中,许多知识分子的人生道路是十分迷茫的,而先生始终选择了一条正确的人生道路。我们拍摄梁思成先生,就是要展现他所代表的那一代中国优秀知识分子坚持真理、顺应大势、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真才实学、以身许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优秀品格。

第二,要宣介梁思成先生深厚的家教传承。梁启超先生在梁思成很小的时候,就用李白和杜甫的两句诗做联为他励志。送李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诗句,是告诉梁思成要做一个自然真实的人;送杜甫的“白鸥没浩荡,万里谁能驯”,是告诉梁思成要有远大的理想与抱负。这是自幼就有的家教,也是代代承袭的家风。梁启超家族的成功可能是个案,但它的普遍意义在于,父母对于子女从小的理想灌输,可以为他们把正人生初航的航向。

第三,要展现梁思成先生综合的文化学养。大家知道,梁思成先生不仅是建筑大师,还精通其它很多的学问,是一位全才、通才。只有十几岁的梁思成在清华读书时就关心政治,熟读中国历史,深谙中国文化,擅长音乐、美术,喜欢体育运动,这使得梁思成的建筑学学识建立在宽厚扎实的中国传统文化素养之上,使他对建筑学的综合认识远远高于一般的建筑师。常规的认识,建筑学属于工程学科的范畴;卓越的认识,则更把它看成有艺术秉赋的人文学科。前者重技术,后者重艺术,前者重物质,后者重文化。只看重前者的人,偏重于关注建筑的实用价值,容易轻视建筑的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倘若如此,就很难处理好建筑的更新换代与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之间的关系。先生既看重前者,更看重后者。他在五十年代与北京官员就首都的拆建与保护之争,即可见出这种认识分野中见识的高下。

从已知的人类建筑遗存看,它们一诞生就同时具备使用与审美的双重功能。建筑审美在古希腊时期就被纳入美学的范畴。千百年来,建筑始终是西方美学重要的研究对象。中国古代的建筑学何尝不是如此?中国古人盖房子,既讲“营造”,又讲“雕梁画栋”。前者是技术,后者则是艺术,前者为了使用,后者则为了审美。建筑的生命力不取决于技术而取决于艺术。许多流传千古的建筑,使用价值早已荡然无存,但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她的审美价值是永恒的。梁思成先生凭借深厚的文化学养,对中国古建筑有着深刻的洞见,是这种杰出的综合修养奠定了他崇高的专业地位。

第四,要再现梁思成先生辉煌的专业成就。先生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他的专业又从国外学成。他研究中国古建筑,既坚持中国文化的主体地位,又科学地运用西方的实证方法、技术手段,通过长期的田野调查,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建立起一套科学的中国古建筑教学科研体系。这才形成梁思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建筑学术面貌,也因此让他与众不同。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梁思成先生就在我们今天所在的李庄,经过大量的文献研究,经过大量的田野调查,编著出了《中国建筑史》。这本煌煌巨著是中国建筑学科的开山之作,是中国建筑学走向世界的奠基之作。它一举奠定了梁思成在中国建筑史上的宗师地位。因为其学术水平远超国际上同类学术研究的水平,因而赢得中国建筑学、中国建筑学家在国际上的声望与尊严。这种不为物欲横流的社会风气所扰,不为金钱、名利所诱,专心致志、精益求精的学术精神,值得我们敬仰、学习和传承。

我期待《百年巨匠—梁思成》从不一样的角度,揭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内核。

谢谢各位!